RSS订阅  网站地图  邮件服务  松江教育网
文化化人
分工职责
计划总结
人文东华
东华校报
东华校刊
校园动态
视频点播
公示公告
教育科研
文章发表
论文获奖
人力资源
师资概况
强师兴教
学科名师
教坛新秀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化人  >  教育科研  >  文章发表  >  市级发表  
 
马莉莉——《上海教育》是谁“偷”走了班主任的教育权?
发布日期:2013-08-30 20:17:00

自有教育以来,古今中外,教师在对进行学生传道授业、教书育人的过程中表扬、批评、肯定、否定都是正常。然而,教育部近日出台的《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中第十六条为“班主任在日常教育教学管理中,有采取适当方式对学生进行批评教育的权利”。我们不禁纳闷:批评本来就是教师教育学生的常用手段之一,何必由教育主管部门“赋权”?理应包含的权利为何却不被教师使用呢?在我看来,原因之一就是教育尊严的失落,教育权利的削弱,甚至是剥夺。

暑假的一个下午,我在茸城论坛上看到一个帖子,让我惊骇,题目是《居然有这样的班主任》,大致内容如下:“我的一个朋友女儿是弱智就读于**学校二年级。有一次吃中饭时,他们班的班主任居然把她女儿的饭盒扔在垃圾桶里。大家说说,现在居然有这样的班主任。”当我看到校名是我们学校,不由一怔,回忆起以前班主任会议时我的一位好友曾经说起过自己班中有一位女生测试出智商只有40,而且就是二年级。于是,我不禁为好友捏了一把汗,继续浏览回帖,看着一个个回帖,我的心都寒了:“把她拉出去!”、“没有人性!”、“把她的饭盒扔掉!”、“告到教育局,踢出教师队伍!”……甚至还有我难以启齿的带有侮辱性的话语。

不会吧,我和她在一个办公室一起工作了整整六年。这六年的时间里我所认识的她工作认真负责,早早到校,天黑乎乎才离校。她教过三个随班就读的孩子,每一个都是耐心细致,深得家长的敬重,我还亲眼目睹她手把手地教一个随班就读的男孩,甚至还帮小男孩洗衣裤。就在6月份,学校校园网上还刊登了一位五年级刚刚毕业的一位日籍男孩(一二年级是她教的)的一封感谢信,感谢她两年的关爱。这么一个好老师怎么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

怀着那份诧异,我联系了她的搭班(该班的副班主任)小蔡。小蔡大呼冤枉,说她每天中午帮小女孩盛饭盛菜,理书包,甚至剥虾喂饭。我问有没有扔掉饭盒,她说没看见过,只看到小女孩天天嚷着不吃饭,自己把饭盒扔进垃圾桶里,老师帮她捡,没见过老师扔掉饭盒的。

后来,我又和该老师聊起了这个女孩。小女孩智商40,医生建议不适合随班就读,最好到辅读学校学习,可是作为医生的父母希望让孩子和正常学生生活在一起,坚持把她送到学校读书。而她呢,连上课都没有办法安静下来,不是随意走出教室,就是大声喊叫,经常闹得老师没法上课。英语老师甚至放弃休息天天帮她补课到晚上五点半,整整两个月,还是没有教会两个单词,最终无奈地放弃。我问那位老师到底有没有把小女孩的饭盒扔在垃圾桶里。老师说自己已经记不清了,但是绝对没有故意扔,要么实在忍受不了了,吓吓她,既然她自己丢掉饭盒,就干脆扔了,逼她自己把饭盒捡回来。老师说着哽咽了,付出那么多,从来没有怨恨过,而现在得到的却是许许多多人的责备和谩骂。尽管小女孩的父母在得知此事后再三澄清自己没有发帖子,再三向老师道歉,表示内心的歉疚,然而,老师心底的酸楚谁能了解?

事也真巧,今年我接了该班,小女孩成了我的学生。第一天,我便成了老师们的采访对象“小女孩来了吗?”“上课还吵吗?”,有的还特地好心地关照“千万小心,别被人把你挂到网上,‘美名远扬’”……第一天,偶尔能听到一两声怪叫之外一切正常。第二天,“老师,我不吃饭……”让我一惊,她又来这一招了。但是,我没有和她多讲道理,因为通过一天的观察我发现和她讲道理一点都没有用,她巴不得和你不停地说话,而且语无伦次,自说自话。于是,我用简单的口令式的话严肃地命令:“吃饭!”她看了我一眼,不服气地说:“不吃!”我继续命令:“吃!”她吃了一口,说:“不吃!”“吃!”她又吃了一口,我不再看着她,故意转身进了办公室。过了五分钟,我瞧瞧地看到她的饭盒中几乎没有剩多少饭,便叫一位女生帮着她理饭盒、擦脸、洗手、擦桌子,因为到处都是油渍。第三天中午,我一看见她便故意嚷嚷:“我要吃饭,好吃!好吃!”她愣了愣,笑着说:“我不吃饭!”我故意装作很想吃的样子,继续不停地说:“我要吃饭!”后来,她居然和我一起说:“我要吃饭!”第四天,她不再嚷嚷不吃饭了,吃饭问题暂时解决了,我心里还真有点成就感。

吃饭问题解决了,是不是彻底解决了?我不知道?因为孩子是活的。吃饭问题解决了,可是上课问题呢?我的命令式教育在上午很管用,她能在我的课上保持基本安静,三十五分钟闹个两三次。而下午效果甚微,数学和英语老师还是把她请到我办公室,因为实在管不住,只要她在就没有办法进行正常的课堂教学。我想教她五天,我就已经觉得困难重重,何况老师教了她整整两年,况且班级中有54个学生,除她之外还有两名行为习惯偏差生,做作业速度极慢,这么多的学生需要我的教育、引导。学校几乎每个星期都有大大小小的各类活动,还有自己所承担的语文教学活动。我现在几乎是从早上七点一直工作到晚上七点的,甚至有时连午餐也免了。年轻力壮的我都感觉到力不从心,而年过四十的她又是怎么渡过这两年的?说实在,作为松江区第三届德育名师的我还真不能保证一定会比那位老师做得更好,还真不能保证自己能一直保持现在的那份冷静和自信。

作为同行的我,了解事实真相的我理解这位老师的举动,而且在和小女孩以及她的母亲交谈中更增加了对这位老师的敬意。然而,网上发帖子的人呢?他有没有了解小女孩的情况?哪些跟帖子叱喝老师的网民们又有几个了解事实的真相的呢?不了解事实真相就妄下定论,这是为什么?难道这仅仅是一个个案吗?不是的,从这个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出教师的不被尊重,尤其是班主任,没有得到社会的理解和认可,这一切,归根到底是教育尊严的失落。

正因为教育尊严的失落,班主任在教育孩子过程中呈现出来的问题被过分放大,激化。人人都可以对我们的教育进行批判、指责,甚至要求把我们的孩子当作上帝,“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没有教不会的学生”,把一切教育的失败归咎于老师。教育尊严的丧失,老师的教育权又怎会存在,老师丧失了教育权,教育的尊严又何在?在教育工作所有环节中,班主任时刻处在教育学生的第一线,和孩子相处的时间甚至超过父母。很多时候,班主任既是一个严肃的教育工作者,同时又是了解学生、关心学生胜过父母的好朋友。因此,班主任理应得到社会的理解和认可,得到足够的尊重。

教师专业化是世界教师教育发展的趋势和潮流 , 也是我国教师教育改革所探讨的热点问题之一,我们一边在大力倡导这教师的专业化,一边却又在干涉教师的专业化执行力。就拿案例中的小女孩来说,我就发现循循善诱对于她而言收效甚微。她的注意力极为分散,根本听不进你的长篇大论,甚至不会坚持一分钟获得老师手中的糖果,只有对她简单的信息传达,她才会更清晰地明确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然而,和她根本就不熟悉的人会误以为这是简单粗暴式的教育而抨击。小女孩是这样的,其他孩子呢?其实每个孩子都他的个性,适合孩子的、有利于孩子成长的教育才是真正好教育。有的孩子需要老师的鼓励,有的孩子则要直言不讳,有的孩子需要当头棒喝,有的孩子则需要婉转引导。然而,事实上我们的家长、相关部门的领导、社会广角都在对我们班主任的日常工作进行评议,甚至是干扰。丧失教育力的班主任在无奈中逐渐丧失了批评权。

在我们心目中,老师是神圣伟大的,从小“红烛精神”是老师的化身铭刻在我们的心中,老师“神化”了,似乎所有的老师都应该是那样的慈眉善目,不食人间烟火。然而老师也是普通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有喜怒哀乐。试想一下,你正上着课,一个学生突然之间唱起了山歌,而且你根本没有办法制止,你会怎样?小朋友们正在安静地吃饭,一个学生吵闹着把饭菜倒了一地,甚至把汤也倒翻了,你会怎么办?小朋友们上体育课去了,一个孩子居然把所有学生书包里刚下发的学习光盘偷光后扔掉,你又会怎么把?我说的都是在我身边发生的真实的事情,很多时候,很多老师都通过自己的耐心和爱心、智慧化解了教育危机,然而,有的时候我们不否定会失去理智,没有恰当地处理好突发事件,那么我们的社会、家长是否能如宽容我们的小朋友那样也宽容老师?答案往往是否定的,很多时候,甚至是我们的老师遭到人身攻击的时候,我们只能委曲求全,把所有的责任担在肩上。试问,又有多少人愿意像老师一样多一些奉献,有多少教育专家或机构来为班主任排忧解难?比如案例中的那位小女孩,明明是不适合随班就读的,可父母依然把孩子放在学校。而且像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那么为什么就不建立一个辅读学校联系制度,让专业的特殊教育的老师来对他们进行更科学的教育,也可以让他们给我们班主任传授一些特殊教育的经验呢?为什么就没有任何一个特殊教育机构为我们的家长提供更好的家庭特殊教育的辅导呢?为什么就没有从事特殊教育研究的专家来进行案例研究呢?为什么就没有这方面的志愿者来协助班主任呢?所有的都没有,而是把责任推给了班主任,纠纷发生时,教师又会被置于舆论和责任的烤架。既剥夺了班主任的教育权,又把教育的失败归咎于班主任,那么班主任的尊严又何在?班主任尊严丧失,教育权又何在?

当然,面对着纷繁复杂的社会,班主任更需要一颗甘于平淡的心、一颗真诚善良的心、一颗爱生敬业的心,坚守崇高的师德,不断学习,提高自身修养,修炼自己的教育艺术,全身心的投入教育事业,全身心地培育学生,用专业的道德素养和专业的教育智慧担当起少年儿童的人生导师。关心儿童的成长,关爱每一个孩子,公正平等地对待每一个孩子,相信会得到越来越多的尊重和理解,真正拥有神圣的教育权。

 

★ 本文发表于《上海教育》2009.10A

 

文章作者: 马莉莉          文章出处:

文章浏览次数: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3 东华大学附属实验学校 网站访问次数:  网站备案号:沪教Y6-20130050
E-mail:dhfx@sjedu.cn 电话:021-60109696  邮编:201620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弘翔路300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38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