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网站地图  邮件服务  松江教育网
文化化人
分工职责
计划总结
人文东华
东华校报
东华校刊
校园动态
视频点播
公示公告
教育科研
文章发表
论文获奖
人力资源
师资概况
强师兴教
学科名师
教坛新秀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化人  >  教育科研  >  文章发表  >  区级发表  
 
田洪文——松江二期课改网-预设课眼,关注生成,优化文言文课堂的教学环节
发布日期:2013-08-30 19:40:00

内容摘要:
    
长期以来我们的文言文课堂教学常常因程式固定而导致了课堂的了无生   趣;失去了“兴趣”的文言文教学引起了我们的反思;反思中我们开始关注组成教学流程的每一个环节。在每一个环节的处理中,我们更关注课堂流程的主体——问题。本文就文言文课堂教学中,问题的“生成”与“生成”的问题,从预设课眼,关注生成的角度,谈一谈文言文课堂应该优化每一处“预设”与“生成”的教学环节。

关键词:

课眼  生成  优化  设计  建构

正文:

新课程背景下,如何教学文言文,一直是语文教师关注的焦点。长期以来,我们的文言文教学不可谓不规矩。对部分教师而言,文言文的课堂教学流程可以概括为:教师用煽情的导入激发学生走进文本的热情,接着范读或听录音,然后是作者、时代背景的介绍,紧跟其后的是“正字音、辨字形、释词义、析句式”……哪怕是课文分析也因程式固定而索然无趣。这样的文言文教学流程屡屡受到质疑和炮轰。实际上,人们反对的不是要不要教上述课堂教学流程中的每一个教学环节的内容,而是如何教。

由于文言文距离学生年代久远,加之语言本身的发展变化及语言环境的不同,中学生学习文言文是有一定难度的。即使是以往讲解过的文言知识,在中学生看来,也是被动的接受,很难做到知识的融会贯通。基于语文学科见效慢的特点,学生是无暇顾及文言文学习的兴趣,文言文课堂教学俨然成了一潭“死水”,激不起“涟漪”。在没有兴趣的前提下,让学生在课下预习、复习、归纳文言知识,几乎成了语文教师的一种奢求。因此,文言文课堂教学效率的提高,就成了语文教师关注焦点中的“焦点”。

课堂的教学环节是教学流程的组成部分。课堂上,只有处理好每一个教学环节,扎实地上好每一个环节的内容,才能提高每一节课的教学效率。文言文教学环节包含诸多方面,本文只就课堂教学环节中主问题的设计及真问题的建构,从预设课眼,关注生成的角度,谈一谈文言文课堂应该优化每一处“预设”与“生成”的教学环节。

一、     牵一发而动全身:细读文本,预设课眼,优化主问题的设计

“问题”是课堂流程的主体。常言道:“学起于思,思起于疑,疑解于问”,“深刻的思考来自问题的开放”教师的提问不仅能够促进彼此的思考,提高彼此交流的质量,而且能够促进学习。教师适时适宜地问,可以把“问”化成知识和能力的纽带,把学生带入灵活思维的新境界。课堂上,覆盖全程的“问题”常常导致效率的低下,因此,教师就应该在细读文本的基础上预设最优的主问题。

还记得在高中语文教学中,一位有心的教师抓住《阿房宫赋》中的“奢”字来设计问题:⑴作者从哪几个层面来表现秦之“奢”?⑵秦之“奢”的几个层面在写法上有什么异同?⑶作者表现秦之“奢”,其用笔是不是奢侈了点?设计出有序的课堂教学内容。一个“奢”字,成为了把握文脉基础上提炼出的设计有序课堂教学内容的主题词——课眼,进而使整堂课收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这是有了一定文言积累的高中生需要达到的教学目标。

对于初中学生来说,我们在降低教学难度的基础上,同样需要在准确解读、细读文本的基础上,设计出以课眼为中心的课堂教学预案,以此来调动学生学习文言文的兴趣,提高文言文课堂教学的效率。

在教授介绍说明类的文章《口技》的过程中,我便尝试着从找课眼的角度设计课堂教学内容,预设的主问题为:⑴找出《口技》中最能体现口技人水平的一个字?⑵围绕这个字,作者从哪些方面进行描述?两个问题从内容层面,表达技巧层面提出要求,既能够使学生明确阅读目的,又可以让学生积极主动地进入阅读教学环节,还可以让学生与文本以独一无二的方式美丽“相遇”。集简洁、高效、透彻、趣味于一体的主问题,让学生有了课堂学习的抓手,高效地进入了学习流程。学生从第一句话中,就搜索到“善”字,信心大增,带着极大的阅读兴趣,开始第二个问题的探究。有的学生关注首尾段落,提出道具的简单(侧面描写)体现出口技人的“善”;有的学生从文中三处宾客的神态、动作反应(侧面描写)来谈口技人的“善”;有的从口技人本身表演的形象入手,比如:文中一家四口梦中惊醒、渐入梦乡、火起群乱的场景描写,分析其“善”;有的列举形形色色的声音,比如:妇女拍儿声,口中呜声,儿含乳啼声,大儿初醒声……从口技人模仿的声音多表现其“善”;有的认为“善”体现在,在文中不仅有具体形象的声音描摹,还对声音进行了“一时齐发,众妙毕备”,“凡所应有,无所不有”的概括描写;还有的从作者对口技人表演的表述中看出,比如,在会宾客大宴时,在这种隆重场合邀请口技人,证明该人不是等闲之辈;敲一下抚尺,满座就能“寂然”,可见水平不一般;宾客几欲先走,敲一下抚尺,就能镇住……均体现出口技人表演之“善”。

“善”贯穿全文,首尾呼应,淋漓尽致地描写出我国古代民间艺人的智慧和才能;“善”是有序设计课堂教学内容的依托,“善”是点燃学生学习热情的切入点。在找“善”的过程中,学生们积极思考,主动参与,使课堂结构张弛有度,紧凑有序,使教学目标明确集中,重点突出,颇见实效。

无独有偶,初中文言文篇章中,可以运用课眼设计有序而恰当的教学内容的篇章较多。比如,山水游记类散文的代表作《小石潭记》一文,教师可以根据文本的特点和学生知识结构的实际,以“清”字为课眼来设计主问题,“问”出能够整合并带动文章局部的细节内容,推进文本的深度解读,把握教学流程中的高效教学环节。主问题可以设计为:⑴本文可以说由“清”字贯穿全篇,请问“清”字体现在哪些方面?⑵作者的“清”缘起何处?多数学生能够沉入文本,分析出“隔篁竹,闻水声,如鸣佩环”,“ 下见小潭,水尤清洌”,“ 青树翠蔓,蒙络摇缀”等句体现出景色“清”(清静、清澈、清幽),“四面竹树环合,寂寥无人”体现出环境“清”(清冷、冷清),“凄神寒骨,悄怆幽邃。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乃记之而去。”体现出作者内心情感的“清”(凄清)。学生在抓住“清”的不同表现,即文本的“纲”后,举纲张目,加深对全文的语言理解。“心乐之”,鱼儿似与之“相乐”的作者怎会突然生发“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的情感,这就需要学生从语言出发,再回到语言中去追寻作者矛盾心理生成的原委。作者自叙“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乃记之而去”,难道仅是小石潭“过清”的景色、环境使然吗?这时教师就可以引领学生关注作者特殊的人生经历:“永贞革新”失败后被贬永州司马,时艰不济事,唐祚难振兴,老母病故,自身贫病交加……。满怀忧惧之情的作者,怎能不生“凄凉”之情!以“清”字为课眼,优化主问题的设计,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可谓不“清”新也。

另外,介绍说明类文章《核舟记》中的“奇”字、抒情散文类篇章《岳阳楼记》中的“异”字,都可以成为是我们细读文本之后,设计有序课堂教学内容的切入点。

但是,一切的教学方式与手段都是以学生“学的活动”为基点,因为教学流程就是“学”的活动的充分展开。因此,教学活动中预设课眼,设计主问题,应该以学情和教材内容为依托。设计主提问的切口“宜小不宜大,求得以小见大之效果”,提出的问题“宜少不宜多,求得以少胜多的效果”,提问时要“问文求道,切忌把思想内容架空”。在细读文本,精心预设课眼的基础上,在主问提的最优化的设计中,我们的文言文课堂也会变得摇曳多姿。

二、多一点课堂的敏感,以生为本,关注生成,优化“真”问题的建构

“建构”是相对于“接受”学习而言的,是指学生自己联系已学知识发现新知识的一种学习方法。“真”问题是指学生因缺少知识背景,或因文本的不确定性,以及多元解读等原因出现的多种多样的问题。真问题可以反映学生的需求,可以引导我们突破习惯的解读,也可以拓宽我们教学的视野。在“建构”的教学模式下,学生不是被动的信息接收者,而是一个主动建构、发现知识的研究者,通过自主活动,在与原有的认知、经验的相互作用下,充实、丰富和改造自己的知识、经验,从而使得自己得到持续的发展。

叶澜教授曾说:“课堂应是向未知方向挺进的旅程,随时都有可能发现意外的通道和美丽的图景,而不是一切都必须遵循固定线路而没有激情的行程”对于这句话我们可以理解为:一方面,语文学习过程中有“固定线路”,它是生成学习的起点,也是教师核验反馈信息和促进学生下一步学习的重要依据。比如第一部分所谈到的预设课眼,优化主问题的设计,就是一种预设生成的方法。另一方面,由于语文学习过程中结论的丰富性、过程的开放性和思维的多向性也决定了语文课堂生成性的必然存在。即可能出现的“意外的通道和美丽的图景”。因此,我们教师就应该多一些课堂上的敏感,去芜存精,拓展视角,以学生的“学的活动”为本,关注课堂上的“生成”,优化“真”问题的建构。

在上述谈到的教授《小石潭记》的课堂上,我就捕捉到了这样一处“美丽的图景”。当同学们探讨作者柳宗元“‘清’缘何处?”这一主问题时,我适时补充柳宗元被贬永州的写作背景,学生中有人质疑:面对清幽的小石潭及周围美景,柳宗元为何摆脱不了内心的“凄清”?我们以前学习的陶渊明、李白不都能在艰难的时世中归隐田园吗?这两个问题的提出,使文言文课堂的教学内容从“文字”、“文章”层面真正上升到“文化”层面。结合课前与同学们阅读的与《小石潭记》作品相关的文本,此时,就需要“建构”师生共同走近柳宗元这位历史文化名人的平台:从青年时期树立远大抱负,到以“文章称首”的长安才子;从王叔文革新派的中坚分子,到参与“永贞革新”;从“永贞革新”的失败到“永州贬谪十年;从积极投身政治活动到钻研哲学、历史,著书立说……从柳宗元身上我们看到了古代圣贤以天下为己任的济世情怀,崇高灵魂……《小石潭记》的文化价值,文本的教材价值在真问题的建构中得以慢慢地生成。柳宗元“永州十年”的特殊经历,在部分学生心理激起了“涟漪”,第二天在题为“逆境励志”的拓展课上,学生作业中就从柳宗元的特殊经历写起,进而总结出:

     滕王阁因王勃秋水共长天一色而源远流长;

     黄鹤楼因李白故人西辞而成为伤心别离之所;

     浔阳江水因白居易的江头夜送客而波澜起伏;

同样,永州——也会因您的八记而书香四溢,山高水长。永州之贬,一贬就是10年,这是您人生一大转折。而这一转折,却造就了您辉煌的文学成就和成熟的哲学思想。您的永州奇文也为永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增添光彩!柳宗元,柳河东,柳柳州……无论你身居何地,被贬何方,您那“虽万受摈弃,不更乎其内”的人生追求,永远铭记于我心!

由此可见,《小石潭记》一文传授给我们的绝非只是小石潭之景,柳宗元情感变化之因,贬官后寄情山水之果(即对语言文字的内涵探究,文本独特性的把握上),文言文课堂更应该关注经典作品中滋养学生身心的精神因子;关注学生真问题的生成;关注建构唤醒学生文化意识的核心内容。  

“无法预约的风采”,常常出现在“无法预约”中。在教授一篇不足80字的文章《王顾左右而言他》时,“之”字出现8次之多,而且释义又不尽相同。有同学直接发问:“‘之’字有哪些词性、词义,本文是不是都含盖了?”一语点醒梦中人。在文言文教学中,“之”字是最常见的,而且一见就是诸多次。与其出现一次,释义一次,归纳一次,莫不如在学生有了一定的积累之后,运用演绎法,把“之”的词性、词义或作用有序排列,以便建构“之”字的网络系统。基于学生的学习情况,我积极建构学生学习的情境,列举了十几个例句,痛快淋漓地演绎了一次“之”的课堂。从代词到助词,再到动词;从人称代词、指示代词再到结构助词、音节助词……看到半节课上,学生们专注的神情,我知道自己违背了教学“常规”(因为这种词性、词义的总结概括,常常安排在习题课上),进行了一次偏离教学目标的,但却反映学生需求的真问题的“建构”。在日后的教学实践中,“建构”的实效均有所体现。

《上海市中小学语文课程标准(试行稿)》中对六至九年级文言诗文的阅读不仅要求为“能了解常见的文言虚词的意义或作用”,例如了解上述“之”字等虚词的意义或作用,还要求“能结合语境理解文言句子的意思”……鉴于初中生年纪、学力等原因的限制,他们对文言诗文的学习是平视的,对相关理论及知识点的学习也是零散的,这就要求教师发挥教学的主导作用,高效机智地处理好每一个教学环节,优化“生成”的,反映学生需求的真问题的建构。

“文言文教学有一个大目标,就是把古今言殊的形式障碍打通,让学生发现古今汉语在行文表意上的本然联系。”习题课上,在做到课外语段庄子的《运斤成风》时,文中言“匠石运斤成风,听而斫之,尽垩而鼻不伤”,学生们对“之”字的代词词性均能迅速辨析,其中“鼻不伤”,有的学生译为“郢人的鼻子没有受到伤害”,有的译为“没有伤到郢人的鼻子”,按照“词不离句,句不离文”的要求,学生会积极主动地分析:“匠石”“运斤”“斫”郢人鼻尖上的白灰,并且全部斫掉。整个句子都在陈述主语“匠石”的,因而也就不必转而陈述其他,固“鼻”是宾语。正确的释译为“没有伤到郢人的鼻子”。

完美的课堂是不存在的,一字不易的课堂也是不存在的,学生的疑问,课堂的生成,更需要我们多一些课堂的敏感。

在学生做到柳宗元的“三戒”之一《临江之糜》时,遇到文句“稍使与之戏”的翻译,有的学生译为“临江人渐渐地让狗和麋鹿一起嬉戏”;有的译为“临江人渐渐地让麋鹿和狗一起嬉戏”,“之”字的代词词性均能迅速辨析。但当孤立地翻译此句时,学生很难迅速作出正误判断,加之学生过分依赖注解以及熟读文本不够,学生习惯地关注一个句子的翻译,而不顾一段话的连贯和得体。可是把此句还原于文本,联系上句“习示之,使勿动” 时,我们发现上句动作的宾语都是“狗”,即“让狗看熟了,使狗不伤害它(麋鹿)”,那么,临江人接下来的动作将是渐渐地让狗和麋鹿一起嬉戏,加之临江人对麋鹿的怜爱,对狗的意识的强行控制驾御,译句正误选择就明了了。引导学生“着重从揣摩词与词、句与句之间的关系去准确领会文意,从语言表达习惯上去求得与作者表情达意相契合”这正是文言文释译的法宝。

为了让学生知其所以然,理性地辨析翻译文字的优劣,

参考书目:

《语文学习》20092月《阅读教学“课眼”的确定与运用》

《语文学习》20103月《教学流程就是“学的活动”的充分展开》

《语文学习》20104月《仅“着”几字,尽得“风流”——“课眼”及其在教学中的运用》15-17

《语文学习报(高中教师版)》第50期《中小学教学莫嫌简单而少讲》

《语文教学研究》2009年第5期《一字立骨品主旨 一线贯穿赏美文》             

《语文学习》20105月《关于初中文言文有效教学的探究》

《语文学习》201012月《“生成”性问题与问题的“生成”》

《语文教育研究大系(中学教学卷)》郑桂华 王荣生 主编  上海教育出版社

《语文课程与教学理论新探(学理基础)》王荣生 李海林 主编 上海教育出版社

 

 

本文于2011年曾发表在松江区二期课改网上

 

文章作者: 田洪文          文章出处:

文章浏览次数: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3 东华大学附属实验学校 网站访问次数:  网站备案号:沪教Y6-20130050
E-mail:dhfx@sjedu.cn 电话:021-60109696  邮编:201620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弘翔路300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3897号